主营产品:止回阀、消声微阻缓闭止回阀、水利控制阀、管力阀、液力控制阀、多功能水控阀、蝶阀、截止阀等
手机网站 | 联系我们:56994499 | 加入收藏
  • 公司动态

    9·9公益日再度来袭,你准备好了吗?

    2016-09-06 15:27:16
    9·9公益日再度来袭,你准备好了吗?
     
     
     
    “9·9公益日”的盛况还历历在目:从2015年9月7日0时至9月9日24时,共有205万爱心人士通过腾讯公益平台捐款1.279亿元,连同腾讯配捐共2.27亿元,帮助了来自全国34个省市的2178个公益项目,涵盖扶贫、助学、疾病救助、助残、妇女儿童、环境保护等多个领域,参与人数和捐款金额均创下了国内互联网募捐记录。
    “9·9公益日”无疑已成为一场全民公益盛典,其将公益机构、企业、个人等所有元素汇聚到一个平台,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与推动力。这场年度公益盛事对中国公益事业的影响需要我们慢慢消化、体会。但重要的是,对于新生事物,我们必须保持一种开放、包容的心态,允许其在不断博弈、不断自我调整的过程中慢慢成长、成熟。规则在变,大众对公益的认识也在改变。
    本周,这场全民公益狂欢再度来临,公益机构也纷纷为此加班加点做*后的准备,同时,它也吸引着无数公众的目光。而今年的“9·9公益日”也将有更多值得期待的地方,比如,腾讯公益配捐金额追加1亿元,总金额达到1.9999亿元;同时,腾讯引入了“拼手气”新玩法,配捐机制更加灵活……那么,怎样才能在这场“抢钱大战”中更胜一筹呢?《公益时报》记者特意采访了去年“9·9公益日”募捐及配捐数额排在前三名的基金会,请他们谈一谈各自的经验。
    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长期建立互联网公众基础
     
     
    2015年“9·9公益日”期间,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以下简称中华儿慈会)自主项目、专项基金、合作项目、联劝项目共发起各类乐捐求助391个,三天总计募捐约1698万元,获得配捐约1646万元,共计3344万元。
    据了解,2015年中华儿慈会募集善款1.9亿元,其中互联网筹款超过其他渠道,占比达到62%。可以说,在互联网筹款方面丰富的经验,是中华儿慈会在去年“9·9公益日”夺得头名的主要原因之一。中华儿慈会副秘书长姜莹表示,基金会一直都非常重视网络募捐,网络筹款体系也比较完整,她说:“我们有自己的互联网筹款部门,并且有专人负责。从项目准备上线,到项目文案的审查,从项目推广、筹款到资金的使用结项等,我们都有一套完整的流程。如果说临近‘9·9公益日’再临时搭建团队,绝对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效果。”
    此外,“广泛连接公众”是姜莹在采访中说的*多的一句话。姜莹表示,去年得到“9·9公益日”的消息之后,中华儿慈会随即召开了一次内部动员会,把所有的合作项目、专项基金、自主项目的负责人都邀请到基金会,一方面为他们讲解“9·9公益日”的规则,另一方面也是希望他们认识到网络筹款的作用。实际上,基金会这么做是为了动员更多人和项目参与。“去年我们一共动员了15万人参与,但这些人也不是那三天才出现的,而是长期支持我们的志愿者以及项目的支持者。另外,我们的项目比较多,也比较接地气,群众性工作做得比较好,因而支持度很高。借助‘9·9公益日’这个时间节点,我们把各方资源连接到了一起。”
    今年“9·9公益日”*大的不同是有企业方加入,姜莹表示,这就需要在前期连接企业支持方,做好企业的工作,目前基金会已经确定300万元的企业配捐。此外,借助合作企业的资源与平台进行传播,也是吸引更多人加入“9·9公益日”的一种有效方式。“所以,我们也找了一些大的微信公众号,就是那些与我们合作比较好的企业,比如《读者》,他们会在杂志上免费为我们发布广告,做项目推广。除了杂志广告之外,我们更多的是利用他们的公众号进行宣传,这样也能够调动企业员工和背后的力量。他们除了愿意帮我们传播之外,也十分愿意发动一起捐,吸引更多人参与公益,这样捐款转化率也会更高一些。”姜莹说。
    据了解,今年中华儿慈会“9·9公益日”期间计划上线项目约150个左右,除了自有项目外,还会加入对NGO项目的认领与支持,希望挖掘一些社会上做的比较好的儿童类公益项目。“对于这些NGO来说,他们在这个特殊的节点筹款效益会更大,一块钱也有可能撬动更大的资源。我们希望看到的,其实是这些项目和基金会产生联系之后,能够和我们实现长远合作,比如说慢慢发展成合作项目,或者说有更多的资助型项目。”姜莹认为,9·9公益日的出现让大家摆脱了对互联网筹款的顾虑,也让公益从业者对自己从事的事业更有信心。
    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发动企业大咖、社会贤达
     
     
    2015年“9·9公益日”期间,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以下简称真爱梦想)只推出了一个核心项目——“梦想中心”,该项目筹款约1071万元,获得腾讯配捐约487万元,单个项目筹款位列*。
    真爱梦想品牌总监牛晓表示,去年基金会引入了企业大咖走进梦想中心,为每位大咖独立制作了海报,倡导捐款;同时,他们还准备了30秒的宣传视频,在北京、上海、成都、无锡四大城市地铁渠道宣传。去年8月28日至9月13日,四大城市地铁LED屏投放媒体总曝光超过4.9亿。而利用大咖、社会贤达去倡导公众参与,也是准备活动*消耗精力的部分,“真爱梦想9年来一直专注于梦想中心项目,所以有一批忠实的高端捐赠人的陪伴。我们借助‘9·9公益日’这个契机,将他们从线下带动到线上,同时去倡导他们借助自己的影响力带动身边的朋友参与。”
    据牛晓介绍,去年“9·9公益日”期间,有将近百位高端捐赠人参与募捐。真爱梦想以“企业高管带动企业”为策略,活动首日重点跟进了高端捐赠人,仅9月7日一天,真爱梦想就获得了390余万元的配捐。她认为公益海报和视频的投放能够吸引更多人参与,而去年腾讯给予一些公募基金会在朋友圈推广展示的机会,吸引了近十万人次自然流量关注。
    为应对今年“9·9公益日”规则的变化,今年真爱梦想也在积极联系做联合劝募的社群,研究如何经营好社群,并设计一些适合“9·9公益日”的游戏,其目的也是倡导更多人参与。“目前,真爱梦想注册的‘梦想教师’有4万名左右,他们是我们项目的受益人群。我们希望调动这些老师的积极性,让他们也参与到‘9·9公益日’当中。同时他们也能够带动身边更多人参与捐款,成为一个劝募人,哪怕捐一元都是对公益的认可。”牛晓说。
    而对于规则的改变,牛晓的态度与他人不太相同,她甚至很赞同这种变化:“考虑到这次‘9·9公益日’规则的复杂性,我们内部对规则有很多的学习和讨论,并发现参与‘9·9公益日’事实上推动了真爱梦想向公募模式的转型。‘9·9公益日’不仅是汇聚爱心、筹集善款,也不只是做好自己的优质的公益项目,在腾讯的推动下,真爱梦想愿意与非营利组织一起提高公益的透明度和效率,让爱心发挥出真正的社会效益,对得起大家的每一分钱。”
    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对公益不断创新
    2015年“9·9公益日”期间,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以下简称福基会)共发起111个项目,募集资金约1866万元,腾讯配捐约1435万元,合计3301万元。其中,募捐额*高的项目是重症孤儿救助项目,募捐达196万元,占募捐总额的10.52%;配捐额142万元,占配捐总额的9.9%。此外,还有四个项目配捐额都超过了百万元。
    福基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缪力表示,基金会之所以能取得去年的成绩,关键在于对公益的创新,她说:“一方面是公益模式的创新,比如‘授渔计划’就是希望打造一条公益链。‘授渔计划’于2013年6月成立,目的是资助全国孤儿、留守青少年和贫困学生,帮助贫困学子成人成才。2015年,‘北京授渔计划公益促进中心’经北京市民政局批准成立,其搭建了一个开放的公益平台,能够吸引更多企业家参与公益,帮助更多贫困学生。另一方面是手段创新,包括募资方式和传播方式的创新。此前,我们和中央电视台《等着我》栏目创新推出了缘梦基金,在去年‘9·9公益日’期间募款额达118.8万元,获得配捐达110.4万元。另外就是公益项目和内容的创新,我们需要不断寻找社会的痛点,根据社会需求找到自己能做什么,做好项目设计。*后一点,制度创新也很重要,要建立法人治理结构,这是慈善法和‘两办’精神特别强调的。我们从实际出发不断完善制度,大家都按制度来,提高了工作效率。”
    在缪力看来,去年是互联网公益的元年,而“9·9公益日”则是公益组织在互联网上创造的一个风口,它把所有参与公益的元素、力量全部动员起来,*大限度地感召募捐者。“因为大家都知道募捐很不容易,如果有了腾讯的大额配捐,就可以用一份力量获得两份成果,这种激励作用是很强大的。我们充分调动了志愿者的力量,去年‘9·9公益日’期间有上千志愿者帮助我们,比如做项目设计、文案撰写、主动捐赠等。同时,我们也调动了媒体的力量,让更多人知道并关注‘9·9公益日’。我们还引入了公益领域的专家学者,请他们帮助我们做项目的顶层设计,论证项目的合法性和可行性。”缪力说。
    据了解,今年福基会计划上线项目约为260个。为应对规则的改变,福基会召开了多次培训、动员、组织工作会议。这其中有本部会议,即每个部门都把自己所有的专项基金、分支机构和项目请过来做培训;同时,每个部门也要组织自己的项目人员一对一进行培训,并且有专人负责培训的事情。
    “首先,我们的准备方向更加明确,根据‘两办’文件、慈善法、民政部十三五规划的要求开展‘9·9公益日’的工作。第二,我们克服了盲目性,力求做到项目更加精准,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第三,我们广泛地动员了社会力量,动员了企业的力量。截至目前,我们已经动员了1250万元企业资金,爱心企业的投入不仅有利于公益的传播,也能够动员企业职工参与。第四,我们将加强传播力度,通过各种渠道以及活动进行宣传;此外我们还将实现事中事后的监督,大的项目将实行第三方独立评估,实现公平公正。”缪力表示。
     
    宁夏青年社会创新发展中心:对于新玩法,我有话说
    本报记者 菅宇正
    在去年的“9·9公益日”上,宁夏青年社会创新发展中心曾为89个草根公益机构筹款达1100万元。作为致力于扶持全国草根NGO能力培训建设,并为其进行文案设计、渠道对接、筹款技能培训等一条龙服务的民间机构,宁夏青年社会创新发展中心对于今年“9·9公益日”规则的变化与调整有自己的看法。
    开了一扇门 也关了一扇窗
    对于今年“9·9公益日”的规则改变,其中有几点特别值得关注,一点是对于紧急救灾、个人救助/扶贫类项目不可以参与“9·9公益日”配捐;再者是对不及时进行项目反馈和迟迟不执行项目的机构,将取消申请资格;*后一点是不建议新注册的公益机构参与“9·9公益日”。
    对此,宁夏青年社会创新发展中心创始人甘草表示:“腾讯之所以对这些方面进行调整,是本着能够通过前期的筛选,让公众的善款用于更加完善、体系化的公益项目,而并非只是个案类项目,同时也能够让公众的钱用于更具有执行力的公益机构及其项目当中,用在更规范的项目当中,解决社会更广泛的需求,并且通过项目报告让公众*时间了解项目执行情况,这本身无可厚非。但是改变的同时,却将非常多的草根公益组织拒之门外。很多新成立的公益机构,本身策划的公益项目很有吸引力,也具备开展执行的条件,但由于自身无法找到公募基金会为其能力进行背书,它们只能发动私人关系寻找上线的可能性。而由于腾讯出台的不建议新注册公益机构参与‘9·9公益日’,很多公募基金会都对新注册的公益组织申请的项目持更加保守的态度,不愿意认领此类项目,导致项目*终流产。”
    “从这个角度而言,‘9·9公益日’规则的改变,在开启了一扇规范项目发展之门的同时,也关闭了新生公益组织快速成长之窗。”甘草补充道,“随着公益行业的不断发展,草根NGO将更多的作为基金会的具体项目的执行机构参与项目执行,我们应该更多地关注它们的能力建设与发展,只有它们专业,我们公益行业今后的发展道路才更加通畅。”
    新规则 新玩法
    对于今年“9·9公益日”新增的“公众+企业配捐+腾讯配捐”的新玩儿法,甘草认为应该冷静对待,因为具备企业配捐的公募机构数量有限,且每家的配捐总额都相对不大。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公益机构为了能够拿到更多配比资金,数量有限的公募基金会自然成为其申请认领的首选标的,而具有企业非定向配捐资金的公募基金会为了获得腾讯的更多福利,亦会接纳更多的公益项目。在双向激励的情况下,一些能力相对薄弱的公益组织不应该盲目跟风,为了迎合此类公募机构的认领项目方向而设计不适合机构自身的公益项目,一方面本就“狼多肉少”,另一方面如果组织项目设计不好,会对后期筹款带来很大影响,可谓是得不偿失。
    甘草说:“公益机构应该找准自身定位,看清自身能力,选择擅长领域设计公益项目,我们也尽量为草根NGO匹配*为适合的公募机构。专业机构做擅长的事,才能真正地健康成长和发展。”